打印本文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关闭窗口

把学生从教辅的题海中拯救出来

编辑: 来源: 发布时间:2006年03月17日
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学军中学校长任继长历数教辅罪状,呼吁正确导向、加强管理——
把学生从教辅的题海中拯救出来
本报记者 杨咏梅

  泛滥的教辅资料,导致学生厌学,助长教师的浮躁之风。

  学生不研究课本只盲目做题,是舍本逐末。只会依赖教辅的教师没本事。老师要引领学生遨游常识的海洋,千万不要用教辅败了学生的胃口。

  家长要有平和的心态,不要在做题和学习之间划等号。

  没有教辅,不搞题海战术,照样也能考出好成绩。中学要思考培养什么人的问题。


  “教辅泛滥,是教育界的浮躁之风,是应试教育的典型表现。为了还教育一片净土,必须整顿混乱的教辅市场了。”

  3月7日,当记者请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学军中学校长任继长谈谈对目前教辅泛滥的看法时,任继长代表直言不讳地说:“我对教辅深恶痛绝。现在充斥于书店的各种教辅,绝大部分是习题集,内容大同小异,是片面追求分数、追求升学率的产物。某些出版社、某些教师、某些书商为了局部利益,不惜坑害学生。教辅的书名一般都是《××成功之路》、《××状元秘笈》、《高考取胜法宝》……之类,一听就是危言耸听,就是为了骗学生的钱,也暴露了时下社会捧星、发财、快速成功的浮躁心理。”

  教辅已经成为学生厌学的罪魁祸首

  任继长代表说,现在基础教育仿佛走入了一个怪圈,很多教师、学生的书桌上除了教辅习题集几乎就没有别的,很少见到重在启发学生创新思维、培养学生探索精神、人文底蕴深厚的辅助学习读物,就是名著也多是简写本、速读本,甚至以“小人书”替代。作为人大代表、特级、功勋教师,任继长经常到各地听课、考评,他发现有的学校从高一开始上课几乎全是讲题,满堂就是“这道题哪年高考考过”、“哪道题的重点是什么”,有的老师在政治课上就知道领着学生在书上划重点,既不启发学生领悟相关的常识,也不注重培养学生的学科兴趣,这种直奔分数、只为高考的学法,学生怎么可能不厌学呢?大家的教育怎么搞得好呢?

  记者问道:“几乎所有的教辅都标明出自名校名师之手,杭州学军中学的教师也应该是许多出版社锁定的目标,如果你们的教师参加编写教辅,你怎么办?”

  “坚决反对!大家不组织、不提倡教师编写纯粹的高复书等教辅材料,不准集体购买教辅,不准用代管费印复习资料,虽然不干涉教师个人参加,但绝对不允许打着学军中学的旗号,如果影响教学我会提出异议。”任继长代表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很多教辅编写者打着名校、名师、高考命题组专家等旗号,其中不乏买书号、拿回扣等现象。编习题比好好上课容易,又可以马上获利,这就助长了存在于部分教师中的浮躁之风,极不利于教师认真钻研教材、深入研究课改,不利于教师研究学生、因材施教。那种不管学生基础如何,接受能力如何,一张卷子发下去,一刀切了事的做法,最终受害的还是学生。

  记者问:“我去过一家书店,小学一年级的语文教辅就有几十种之多,做题似乎成了学习的起点?”

  “这是舍本逐末。”任继长代表说,“在很多学生那里,学习的基本环节,诸如预习、专心听讲、做笔记、动脑筋思考、认真复习等,已经荡然无存了。学生不看课本只盲目做题,有的甚至于一遇到不会做的就翻看后面的答案,反正做完了对老师家长有个交待就行了。劣质教辅中的错误比比皆是,有时学生来问我,我说答案是错的他还不相信。长此以往,对学生的思维能力、学习习惯、探索精神,甚至价值观、人生观、是非判断能力的负面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可以说,教辅已经成为学生厌学的罪魁祸首。”

  只会领着学生“勤勤恳恳”做教辅的老师没本事

  记者问:“大家一个同事的孩子上小学四年级,前几天非要买他们老师自己编的三大本教辅。虽然老师说让学生‘自愿’购买,但哪个孩子不‘自愿’?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对学生说‘自愿’,无疑兜售的借口。大家学校公开宣布,一律封杀外面的复习资料,也不允许老师推销自己编写的教辅,不给‘自愿’任何借口。在我看来,只会依赖教辅、用教辅加重学生负担、领着学生‘勤勤恳恳’做教辅的老师,是没有本事的老师。大家鼓励教师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编练习,形成自己的学科特色。当老师的,不能太功利,不能和经济利益联系得太紧密。自己编写的教辅,如果你真的觉得好,你可以放在阅览室里推荐学生去看,也可以送给学生,给学生以指点。真正对学生负责的老师,本身要不断学习,不断提升自己的业务本领,才能引领学生遨游常识的海洋,千万不要用教辅败了学生的胃口。”

  记者问:“有些学校由老师开出书单来让家长购买,家长满城寻书,满腹怨言,可是哪个当家长的敢不买呢?”

  任继长代表说,他也经常接到家长的抱怨电话,说你是人大代表,你给大家呼吁一下,还不如学校统一给大家买了算了。“这当然也反映了家长的一种无奈。中考、高考制度不改革,家长担心孩子少做了题就相当于少考了分,心里不踏实,反正书买回来了,就仿佛得到一种心理安慰。但我在此要呼吁的是,家长要有平和的心态,千万不要一哄而上,不要自以为是地在做题和学习之间划等号。孩子要有好成绩,回归课本,抓住学习的基本环节才是正道。”

  任继长代表举例说,有个学生说自己做了几千道题,还是考了倒数第二名,很郁闷。“我问他,你做了几千道题才考倒数第二,不做这些题又能差到哪里去呢?你了不了解自己的缺陷?知不知道自己要补哪一块?有没有思考过做题要解决什么问题呢?”后来那孩子放弃盲目做题,以书为本,多看看相关的常识,打开视野,学习能力反而提高了,成绩也上去了。

  要让大家的学生能挺起胸膛走路

  记者问:“你的意思是没有教辅也能考好分数?可是生源没有你们好的学校可能没有底气不用教辅吧?”

  “没有教辅,不搞题海战术,照样也能考出好成绩。生源不好是借口,任何舞台都可以因地制宜地唱好自己的戏,这涉及中学要思考培养什么人的问题。”任继长代表说,“随着高考改革的日益推进,考试分数将不再是唯一的考核指标。比如复旦大学的自主命题,理科的考题里有大量人文的内容,历史、哲学、社会热点等,文科的考题里有大量的科学常识。只会做题的学生显然就吃亏了。这样的考试就是一种导向,就是推动高考改革的‘杠杆’。”任继长代表说,每次去复旦大学都要找学军中学的毕业生谈一谈,请他们说说中学时代给了他们哪些难忘的东西。学生们说学军中学自主发展的空间和丰富的校园学问生活,使他们上大学后不觉得自己像“傻瓜”,使他们能挺起胸膛走路。

  说到“导向”和“杠杆”,任继长代表认为社会大环境和学校小环境的营造都很重要。就全社会而言,对教育不能急功近利,不能在学生的身上打发财的主意,尤其要注重为人的培养营造一个好的环境。在经济利益和社会利益不一致的情况下,教育、出版这样的特殊部门要有社会道德、社会良心,不能求利忘义,必须优先考虑社会效益,痛下决心从源头整治教辅的混乱状况。比如杭州市教育局就明确规定,教师评高级职称乃至评选特级教师时,一旦发现滥编滥写高复书、习题集,就一票否决。如果有这样具体、明确的措施,又能管理严格,坚决贯彻实行,相信对教师是一种好的导向。

  在学校的小环境里,要明确一个理念:学生不是做题机器,大家要培养文理兼容、科学与人文并重的人才。“比如大家招聘新教师时,不管他们是什么专业的,我会从高中语文教材里选一首诗来请他朗诵,然后和他聊聊艺术。通过这样的面试我就能了解这个人的素养、情操和常识面。在学军中学,考试分数不是考核教师的唯一指标,每个教师都要有能力开选修课、举办讲座。大家限制补课,用读书节、艺术节、诗歌朗诵大赛等丰富的课外活动把学生从题海中拔出来。外宾来参观,我请学生当翻译,擅长书法、绘画的学生当场挥毫泼墨,题签赠送外宾;艺术节比赛,美声唱法、民歌、歌曲优雅的得高分,唱流行歌曲的压低分数……这也是一种导向。

  最后,任继长代表寄言读者,教辅资料大同小异,最好不看,顶多把它当成饭后的休闲果,课本才是主食。回归课本,培养学科兴趣,开展丰富的课余学问活动,才能把学生从题海中拯救出来。

  《中国教育报》2006年3月16日第5版
打印本文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