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墙

编辑: 来源: 发布时间:2001年10月24日
 
假期里,我曾与母亲同游中山陵,但不幸的是:大家下山后迷路了。对于中山陵,我和母亲都不熟,本想找公交车回市区,结果走着走着连出租车的影子都不见了。于是大家决定沿着大家挑的那条路走下去,实在不行就打转。   走了约摸十分钟,眼前便出现了一片暗得发紫的湖。母亲猜这就是紫霞湖了,并说这湖曾淹死过好几位外来客,因此她用略带恐惧的眼神瞄了一眼便继续向前。我却丝毫不信关于这个湖的可怕传闻,这么美丽的湖怎么看也不像杀人的刽子手。靠路这边的湖岸上没有树,随风传来的只是芦苇的沙沙作响声,与芦苇相照应的是湖中微微泛起的紫波。一会儿,波浪大了些,一层一层向远处涌去,到达了杨柳们搔首弄姿 的彼岸。有一棵较大的杨柳用它柔软的枝条轻抚着一堵灰墙。灰墙?我顺目望去,竟发现那儿矗立着一堵城墙!   我惊喜地追上母亲,把她带往城墙那儿。快到城墙脚下,我才感到一堵沉积了历史灰尘的老墙竟仍保留着它最初的雄伟气魄。我抚摸着它厚实的身躯,一边感叹着它千年不倒,不朽的坚挺。此时,仿佛为了更融洽气氛,天空飘起了小雨。濡湿的老城墙在雨中仿佛变得活泼了一些,也许是受了空中飞舞着的小雨点的感染吧。我看见质地紧密的青砖与青砖之间,几乎没有缝隙,水滴在青砖上汇合,并不渗进砖里,而 是在砖面渐渐划下,不做停留。母亲突然问我:“知道这些砖头是怎么砌的吗?”我有些惊讶:“不是用水泥吗?”“傻瓜,那时候哪有水泥。听说是当时的江南巨富沈万山捐献了几十万石的糯米,把糯米碾成糊,才堆砌出了这么坚固的城墙。”“用糯米?”我更惊讶了,这城墙布满青苔的身躯内竟蕴藏着如此大的财富,几十万石的糯米够当时多少户人家吃多少年啊!正当我沉浸在冥想中时,城墙上突然传来几声刺耳的笑声,我一抬头,看到两个青年在城墙顶上肆无忌惮的拨弄着那些高龄的石砖,当时我好想大喊一声:“你们给我下来!”我无法忍受他们对古城墙的凌辱。但古城墙已然没有当年的雄风,而城墙下渺小的我更是毫无力量,大家只好一块儿无奈。母亲看看手表说:“不早了,大家快走吧!要不雨就大了。”我默不作声,沿着身边 的城墙向前走去。   又过了十几分钟,我和母亲同时发现前方是一条公路,路上传来的汽车发出的各种噪音此刻对大家应该是有如天籁。可我却不停地为城墙难过,衰颓的便要被欺凌,也许这是条法则,可对饱经沧桑的历史而言,这是否太近乎残酷?已经离城墙很远了,坐在车上看着他,就象望着一位垂暮之年的老人。在他的一弯臂膀之内,是繁华热闹,绮丽多彩的都市。这多么像隆冬里花开满树的腊梅,那一枝苍老曲折多瘤的干上绽开的却是朵朵娇艳夺目的花儿,不由得令人感慨,这最老的与最新的,最沉默的与最喧哗的,最粗糙与最精致的并存是如此的相得益彰。   就像到了另一个世界,我又回到了现实中,那日的城墙此后我和母亲都再也没去过。不知现在的它有什么改变,是否还有人在上面大笑,是否还有人在下面义愤。很多东西不能都遂人愿,老了的不能变年轻(起码生理上不能),死了的不能复活,决定的不能改变,即使你有再洪大的理由,也不可以。这也是社会发展至今的原因。让人欣慰的是,很多东西都会自行解决他们的问题,找到一个契合点,就像这段城墙。 一段老城墙,静静地卧于城市的边沿。他证明的不仅是一段历史啊。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上一篇:梅妻鹤子[ 10-24 ]

下一篇:话 题 作 文 例 谈[ 02-17 ]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