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蕴藉隽永”的体味

编辑: 来源: 发布时间:2001年10月24日
 
从小就喜爱宋词甚于唐诗。唐诗虽然也有绝句、律诗等不同的体裁,但毕竟有限。哪象宋词,一个词牌就是一个不同的结构,这种不确定性常常能带给我新鲜感。更何况,我一直认为词的遣词造句很唯美,一个个跳动的音符,音韵感极强,读起来便如“大珠小珠落玉盘”。那时侯,小小的我喜欢的便是这种变化莫测的排列组合和华美凄艳的字眼以及美到极致的语感享受。   等到大了一点,喜欢上了画画儿。既爱词又爱画的我在画中找词,在词中寻画。读《雨霖铃》时,我看到了“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的皓波如烟,长天如画;又看到了“杨柳岸、晓风残月”般的江南月夜图。因为这两点,我喜欢上了《雨霖铃》,喜欢上了柳永。而喜欢辛弃疾的《青玉案》是因为喜欢“星如雨”的瑰丽苍穹,是因为喜欢“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的古城元夕图,那般奢华、斑斓的明月夜。痴迷山水画时,我喜欢“平林漠漠烟如织”的寒山境界;初学描绘春景时,则喜欢“杏花含露团香雪,绿扬陌上多告别”的芳春景色。总之,是因为爱上了画画,才使我又领略到了宋词的又一层韵味。   但越长越大,画画儿也成了只能想想的奢念,没了画,也忘了词。整日忙于忙不完的功课,直到一张灰色的中考成绩单暂时结束了我的忙碌,同时也宣告了一段灰色岁月的开始。那段时间,整天整天的茫然无措,连曾经最爱的绘画也难以填补心中的惶然。在整理初中的东西时,发现了一本以前买的词书。随手一翻,一阕柳永的《鹤冲天》映入眼帘:“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任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我一下子呆住了,一个下午,坐在旧书堆中,念着那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压抑许久的泪水,在那一刻,纵情肆虐。在那一刻,我才知道,婉约的柳永也有如此豪迈的一面;我才知道,词也有如此韵贴人心的时候;在那一刻,我才深深地体会到,我以前所谓的喜欢,是多么的肤浅,我对于词的理解又是多么的浮于表面。   但我毕竟没有柳永的豪气,那天的一场大哭也宣泄了我情绪。更何况,我知道柳永在填了这首词后还是参加了下一届的科举。所以,现在我还是按部就班的上课、读词,圆我的大学梦。   但那以后,我开始学着用“心”去读词。我看到了“平林漠漠烟如织”后面的“寒山一带伤心碧”,也看到了“暮霭沉沉楚天阔”前面的“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凡此种种,我才真正悟到了宋词的隽永、蕴藉,知道了什么叫做“字字珠玑”。   现在的我最深的体会就是:不管是对人,还是对事,都要用心去体味,用心去了解,只有这样,才能欣赏到他(它)全部的真正的极致的美。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美,就在大家身边[ 10-24 ]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